尔冬升大师班与青年导演对谈:困难是你的发动机

1905电影网讯 2022年是北京国际电影节举办电影大师班的第三年,这三年许多的电影大师陪伴着我们一起来探索电影的力量、感受艺术的魅力。近日,大师班邀请到本届北影节项目创投评审委员会主席尔冬升,与三位青年导演李雨禾、王学博、赵晔展开对谈。

尔冬升大师班与青年导演对谈:困难是你的发动机
杨洋、李雨禾尔冬升王学博赵晔(从左至右)


吃鸡账号网讯 2022年是北京国际电影节举办电影大师班的第三年,这三年许多的电影大师陪伴着我们一起来探索电影的力量、感受艺术的魅力。近日,大师班邀请到本届北影节项目创投评审委员会主席尔冬升,与三位青年导演李雨禾、王学博、赵晔展开对谈。


尔冬升弱冠之年便以演员的身份亮相影坛,凭借出色的演技和俊朗的外形赢得了不少观众的喜爱。之后转型幕后,在编剧、导演、监制等工种都颇有建树。尔冬升一直持续创作,在回忆起内地和香港电影工业的异同时,尔冬升坦言,“香港除了几家大的制作公司以外,都是独立制片,有的和现在拍网络电影的公司很像,自己进行集资,不上影院直接上平台,观众付费来观看,之后进行分账。”作为北影节项目创投评审委员会主席,他更关注当下青年电影人的困境,扶持青年电影人发展。


为青年电影人铺路


李雨禾便是尔冬升扶持过的青年导演之一,2016年上海国际电影节,李雨禾导演的长片首作《提着心吊着胆》入围亚洲新人奖,那年的评委会主席是尔冬升,他看完片子后非常惊讶,“那部戏里的演员节奏感令我感叹”。之后尔冬升便与李雨禾合作,成为本片的制片人之一,在剪辑和音乐方面都给了不少帮助。最后两百万成本卖了一千三百万,也坚定了李雨禾继续走电影之路的决心。


而后,李雨禾一直在准备第二部电影,2019年参加了上影节创投,一直在找投资。他也表达了自己所处的困境,“因为是群像的喜剧,没有绝对的主角,现在的环境下资方比较看重是否有比较大牌的演员,这是目前比较大的问题之一。”

尔冬升大师班与青年导演对谈:困难是你的发动机
李雨禾


《扎赉诺尔》导演赵晔也提到了尔冬升在剧本上对他的帮助,说起遇到的问题时,他担忧的是自己的电影风格,“稍微另类一些,并不符合大公司的审美”,不过目前新片状况还算不错,资金正在洽谈中。


尔冬升大师班与青年导演对谈:困难是你的发动机
赵晔


青年导演王学博也分享了自己的经历,2016年他拍摄的电影《清水里的刀子》由尔冬升担任制片人,一举获得了当年的釜山国际电影节新浪潮奖,此后便走上了商业片的道路。新片《倒戗刺》有几千万的制作费用,尔冬升对本片的编剧有着不错的评价,“那位编剧文笔非常好,像个短篇小说一样。”


尔冬升大师班与青年导演对谈:困难是你的发动机
王学博


对于希望得到提携的青年创作者,尔冬升表示欢迎,但也讲述了自己的规矩,“首先要有800到1200字的梗概,我看完故事觉得有趣会问你拿分场大纲。要把故事说出来,第一场、第二场,顺着场次,不需要对白,如果你认为对白是重点需要注明,A4纸基本上10到12页……”凭着入行50年的经验,尔冬升根据这些信息便能很快估计出电影的预算。

尔冬升大师班与青年导演对谈:困难是你的发动机
尔冬升


在剧本方面,尔冬升也给青年创作者提出了一个必须遵守的要求——不能有错字。在他看来,这是严格要求自己,剧本的水平代表的便是创作者的水平。尔冬升开玩笑道,“你要有我的知名度,才能交出这么烂的剧本。” 因为大公司对于新导演尤为苛刻,只有真正好的剧本,才能吸引到制片人,吸引到投资。“大公司是不用新导演的,因为新导演风险太大,管起来非常累,但是行业中不能没有新导演,所以有个条件:第一是拍过非常好的短片,第二是剧本写得好到不能让人拒绝。尔冬升会信任你吗?什么情况下让我看到剧本能说‘哇!这个点子不错了’就行,并不需要完美,但是我要看到潜力你就有机会了,一切都是因为剧本。”


演而优则导


很多青年导演的第一部戏都是找朋友来演,获得一些认可后,第二部戏可能会有更多的资源,找到更多职业演员,甚至是知名艺人。在保有自己的美学追求时,把控演员便成了挑战。演员出身的尔冬升成为导演后提携了多位新人,作为导演,他在指导演员上有不少心得。结合自己的亲身经历,尔冬升将诀窍倾囊相授。


“我年轻时候当过演员,拍摄时对每个演员都有不同的方法。如果你们没有这样的经验,有些事情我可以给出一些心得。最简单也是最经常说的,有些演员很怕在片场和观众见面,就像以前的刘青云、梁朝伟,我们会拉上帆布来排戏。刘德华就很享受现场的观众,有很大的差别。”


“有些新人在器材离他非常近的时候会很紧张,有时候可能需要放弃,比如将镜头放远一些拍摄。如果不需要这样的景深,我可能会先拍别的场景,很多演员演得不好会很后悔。第二天再拍的时候,如果现场有同步录音,我会放弃这次录音,趁大家换景的时候进行偷拍,没有统一的方法。”


“我在拍《我是路人甲》的时候全部方法都不行,因为他们出身背景不同、性格不同。其中有两姐妹跳舞的戏,姐姐性格非常倔强,妹妹想到个特别的方法:姐姐对着画面,让她知道妹妹在与我聊天。因为姐姐在谈起她的爸爸时就会哭,我就问妹妹‘最近你爸爸怎么样?工作累不累?’她知道我在拍她,我说不要看我,你看前面,我只要那一刹那,她很感动,就开始流眼泪。”


尔冬升大师班与青年导演对谈:困难是你的发动机
尔冬升


三位青年导演也聊起了自己第一次拍戏时的情形。王学博因为大学期间已经拍了不少作品,所以第一次拍戏时非常镇定。赵晔上学时虽然也做了很多类似的练习,但依然会紧张,不过“表面上要维持镇定的样子”。李雨禾则详细介绍了第一次拍戏时的经历,“拍第一条时,车走得四平八稳,可能有一些小紧张,因为资方在后面站着。第二条车跑的速度快了一些,带起来很多烟尘,当时就觉得这个效果是我想要的,我觉得状态回来了,往后也就比较顺了。”


迎难而上 终见真章


在大师班的最后,对于电影行业现状,尔冬升和三位青年导演分别给出了自己的建议。


尔冬升表示,“我们人生里面是要遇到困难的,有困难才会成长,当然会很难过,但是也会过去的,有困难才会有动力。会让很多人沮丧,至于能不能撑过去,就要靠自己了。各行各业,包括做人,也是如此,我们的行业不是最差的,仔细看看并没有那么困难,别说得自己这么惨,一定可以渡过的。年轻人我没法去帮你,这是你的人生你要自己去面对。有些戏拍出来没什么大不了,我拍的戏垮了的也很多的,还是要坚持下去,要对自己有信心,躲开一切负能量的东西,打击你的人就是你的发动机,这是老生常谈的事情,我觉得没问题。”


尔冬升大师班与青年导演对谈:困难是你的发动机
大师班活动现场


王学博希望大家保持执念,“真的想拍一个东西,有各种各样的办法可以拍出来,即使是手机也可以拍,几千块钱、几万块钱的片子都有,我上大学的时候花过150元拍了一个片子。如果觉得融资困难,真有执念,就想尽一切办法拍出来就好。”


李雨禾用一句话作为鼓励,“现在都说难,难就对了,要不然凭什么轮到我了呢。”


赵晔呼吁,“我觉得能打败自己的人只有你自己,如果你自己认输了,就真的输了,所以自己不能认输。”


原创文章,作者:admin,如若转载,请注明出处:https://www.tuoruan.net/46350.html